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人人公益
//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 > 社会创新 > 疫苗之善:呵护非洲孩子健康成长 ——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服务非洲的故事
疫苗之善:呵护非洲孩子健康成长 ——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服务非洲的故事

2019-05-21 来源 :优德娱乐时报  作者 : 凌岚

公益时报在尼日利亚的一间诊所外,医生向母亲讲解免疫接种知识

2018年8月24日,联合国儿基会海尔太阳能疫苗冰箱采购签约仪式暨第10万台疫苗冰箱下线仪式现场

■ 凌岚

2018年,“疫苗之殇”成为中国公众舆论的热点之一。眼下,在中国公众重拾对疫苗免疫的信心之时,我们是否想过:在贫穷落后、传染病频发的非洲,是谁为那里的孩子免疫接种?是谁在呵护贫穷国家儿童的健康?全球疫苗免疫联盟(The Global Alliance for Vaccines and Immunization,以下简称GAVI)就是这样一个帮助贫穷国家孩子免疫接种的国际组织。

莽莽荒原“一点红”

2018年春天,在坦桑尼亚北部贫瘠干旱的恩戈罗恩戈罗高原上,矗立着一个红色的小帐篷。远远望去,在黄土飞扬、色彩单调的大地上,这“一点红”格外醒目,数公里外都能看到,这就是当地流动医疗队搭建的“免疫接种帐篷”。

帐篷外,有一棵孤零零的大树,绿叶稀疏、树荫寥寥,树上挂着为婴儿量体重的秤,树下摆着一张折叠小桌和几把椅子……医疗车开来了,医务人员将疫苗冷藏箱和医用器械抬下车,操作着疫苗接种前的准备流程。

在帐篷搭好之前,马赛族的妇女们就陆续抵达了。她们抱着婴儿,从偏远的住处,步行数小时,来到这里。此时,她们已经排好了队列,耐心等待着医疗队为自己的孩子接种疫苗。

马赛族是东非著名的游牧民族,他们骁勇善战,逐牛群而生。马赛男人留长发,女人则剃光头或留短发。由于生活原始,缺医少药,这个民族屡遭瘟疫蹂躏。

如今,随着社会进步,古老的马赛民族分享到现代医学发展的成果。在GAVI的帮助下,坦桑尼亚政府建立了电子免疫登记系统。小红帐篷外,医务人员拿出iPad,检索母亲和婴儿的医疗和接种记录,按照系统提示,为婴儿接种所需的疫苗。然后,一边更新母婴免疫接种与健康信息库,一边向马赛母亲们传授预防疾病的知识。

电子免疫登记系统对于像马赛族这样的游牧民族而言,是极其重要的,它便利了流动人口接受流动性医疗服务,还及时记载下孩子自出生后免疫接种的进度,提示家长在孩子成长期内,按时给他们接种全部疫苗,期待享有健康的人生。

GAVI的成功模式

GAVI是一个公私合作的全球卫生合作组织,其前身是由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银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洛克菲勒基金会于1990年联合发起的儿童疫苗倡议(Children Vaccine Initiative)。基于这一倡议,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捐出7.5亿美元作为启动运作的种子资金。2000年1月,GAVI宣告成立,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

GAVI的工作重点不仅在坦桑尼亚,凡是治理脆弱、突发危机以及收容大量难民的国家,都是其救援的重点。国家的脆弱性多由政治、经济、环境及安全等多种因素叠加而成,如宗教极端主义导致武装冲突;气候变化引发自然灾害和粮食危机;人口增长加剧了贫困,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等。非洲是疫情高发地区,治理脆弱极易导致疫情蔓延,甚至酿成人道主义危机。

目前,有17个国家被GAVI列为“脆弱”国家。近3年来,GAVI向这些国家的投资已超过1.65亿美元,用于加强这些国家的公共卫生系统,提高其常规免疫接种服务的有效性。同时,也不断调整其援助方法,以满足“脆弱”国家的独特需求。尽管采取了一系列举措,由于积重难返,“脆弱”国家的免疫接种和公共卫生事业仍面临巨大的挑战。

GAVI的成功运作体现在四方面,一是催化式慈善模式,二是伙伴关系模式,三是融资机制创新,四是成功的商业模式。

(1)催化式慈善:就是推动社会深刻变革的慈善,这一概念是由比尔·盖茨首创的。盖茨基金会为GAVI提供种子资金,其目的是让这笔资金发挥“催化剂”作用,催化全球公共卫生系统发生变革。要构建一个生态系统,包括建立全球疾病数据库,引导科学家进入全球健康领域,研究抗击最致命疾病的手段;帮助受援国家强化公共卫生系统,把钱花在刀刃儿上,改变发展中国家缺医少药的局面;引导科研资源流向防控感染性疾病、改善穷人生活的研究。

(2)伙伴关系模式:GAVI是一个全球性的公私合作联盟,其合作伙伴包括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银行、GAVI的捐助国与受援国、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科研机构、制药公司、民间组织等,形成从国际组织到各国政府,政商、科技、教育和民间社区广泛的合作网络。GAVI整合了合作伙伴各自的优势,例如:由世界银行为GAVI制定经济和筹资战略;由世卫组织制定疫苗政策和技术规范;联合国儿基会作为全球发展中国家疫苗的最大买家和供应商,与受援国卫生部、地方领导人、媒体和民间社会密切合作,保证免疫计划的实施。发达国家研究机构和制药公司负责研发,提供发展中国家所需的疫苗。随着技术进步,发展中国家生产的疫苗越来越多地通过WHO的预认证进入市场,增加了疫苗供给的多样性和市场竞争,进而,发展中国家疫苗生产厂商也成为GAVI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

(3)融资机制:GAVI于2006年发起建立了国际免疫融资机制(The International Finance Facility for Immunization,简称IFFIm),这是国际发展融资领域的一项创新。IFFIm的职责是为GAVI筹措资金,但与GAVI保持相对独立。IFFIm利用世界银行的直接参与以及捐助国政府的长期承诺,在国际资本市场以“AAA”信用度出售“疫苗债券”为GAVI的免疫项目融通资金。IFFIm自成立以来,已吸引了65.5亿美元的主权认捐,为GAVI在最贫困国家疫苗接种计划提供了26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4)商业模式:利用市场机制,让需求与供给相契合,持续循环。这一循环主要有5个环节:第一,利用规模经济,产生市场需求信号,GAVI汇集来自世界最贫穷国家的免疫需求,向疫苗生产企业发出市场供求信号;第二,获得长期融资,除利用IFFIm发行债券外,GAVI还向受助国收取费用,收取额度随国力增强而递增,完成从“受助国→支付部分费用→支付全部费用→捐助国”的蜕变。捐助国长期的捐资承诺为GAVI提供了资金来源的保障,也激励制药厂商长期投资;第三,市场塑造,GAVI汇同联合国儿基会和盖茨基金会制定《健康的市场框架》,指导厂商根据已知的需求规划生产,使发展中国家能以低廉的价格购买合适的疫苗;第四,加速引入并改善系统,GAVI强大的商业模式有效地帮助各国引进新疫苗,支持各国改善卫生和免疫系统,扩大免疫覆盖面,直至惠及每一个儿童;最后,形成良性循环,增加免疫接种覆盖率将带来健康的人口,以及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这也意味着,更多的国家能够支付GAVI的疫苗费用,最终脱离GAVI的资助清单,成为捐助国。

中国与GAVI:从合作到贡献

中国的计划免疫和公共卫生系统已建立且运作良好,因此,中国不在GAVI资助国之列。但由于上世纪90年代我国乙肝爆发,贫困地区儿童乙肝疫苗接种率相对较低,我国于2001年向GAVI提出申请,希望支持我国西部省份及其它贫困地区的乙肝疫苗免疫工作。2002年中国政府与GAVI达成协议,由GAVI支持3800万美元,建立乙肝疫苗免疫及安全注射五年(2002- 2007)合作项目,中国财政部拨付专项基金1.8亿元,双方共同资助了该项目顺利实施。

在疫苗生产方面,2013年10月,中国国药集团成都生物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乙脑减毒活疫苗通过世卫组织预认证(WHO Pre-qualification),这是我国疫苗产品首次达标。2015年6月中国华兰生物流感疫苗也通过了世卫组织的预认证。这两个疫苗已正式进入联合国系统的采购清单。截至2017年,中国共有22个药品2个疫苗通过了WHO预认证。

2015年9月,中国政府与GAVI签署协议,在2016-2020年间捐赠500万美元,用于支持发展中国家疫苗免疫工作,这是中国首次向GAVI提供资金支持,标志着中国由GAVI的受援国转变为资助国。2017年7月,中国招商局集团与GAVI签署了《全球免疫普及项目捐赠协议》,成为首个向GAVI提供捐助的中国企业。

广袤的非洲大陆,气候酷热,电力短缺,交通不便,这给疫苗的冷链储运造成极大困难。为解决这一难题,中国海尔公司成功推出太阳能疫苗冰箱。这一款冰箱既不用电,也不用蓄电池,完全靠太阳能驱动,一次使用,保温长达7天。2017年,海尔太阳能疫苗冰箱顺利通过世卫组织23项严苛检验,获得世卫组织关于性能、质量和安全的权威认证,入选世卫组织的采购目录,海尔生物医疗成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长期供应商。

世界卫生组织规定,自2003年起,每年4月的最后一个周举办年度免疫周活动,旨在促进采取必要行动,普及免疫接种服务,确保人人获得保护,以免罹患可以通过疫苗进行预防的疾病。2012年世卫组织发布《全球疫苗行动计划》以推动全球性免疫接种计划。事实上,从2000年GAVI成立到2018年,已经为最贫穷国家的7亿多儿童接种了疫苗,避免了1000多万儿童死亡。然而,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报告:2016年约有140万名五岁以下儿童死于疫苗接种可预防的疾病,全球从未接种疫苗的儿童有1300万人,这将他们及其所在的社区暴露于罹患疾病甚至死亡的风险中。

免疫接种,任重道远。中国应在“一带一路”“中非命运共同体”“南南合作”等框架下,加强与GAVI等国际组织的援外合作,将中国最新的科技信息、医药产品、医疗器械、冷链物流等技术推向海外,在全球健康事业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共建和平、包容、健康的新世界。

(据优德娱乐慈善学园)

相关新闻